大气治理

环境产业与资本市场的十年爱恨

2020-04-26 17:05:54 绿茵陈

科创板的开启仿佛为环境产业带来了十年前创业板开启时的荣光。

创业板是2009年开板的,第二年环保公司来了;科创板是2019年开板的,三达膜当年成功上市,主打膜制造和膜法水处理,姑且也算环保股吧。

2020年,刚到4月份,已经有5家环境企业上市,其中三家科创板,一家中小板,一家主板。除了主板上市的三峰环境是国企,其他四家都是民企。今年也将是环境企业上市的 一个“大年”?

2010-2020,这十年,资本市场让环境产业看到了“大钱”,包括创业者个人,看到了前所未有的风景。

环境产业许多的自留地里,播种的是不一样的“经济作物”,水、气、固废、噪声、检测……卖产品的、卖服务的,搞运营的、做工程的,各有各的门道,但自2010年之后,都有了统一的梦想:上市。主要是IPO,也有少量借壳的。

这十年,轨迹交叠。一些人,成功上市,财富自由;一些人,黯然离场,破产清算;一些企业从云端坠落,一些企业从平地崛起。一些套路红极一时,转瞬间成明日黄花;一些不被人看重的种子,却在墙角默默发芽,一朝绽放光华。过去十年沧桑沉浮,环境产业与资本市场的爱与恨,终究还是爱更多。而过去的那十年也埋着未来十年的线索。

01 

2010年2月,此前名不见经传的万邦达创业板上市,行业里还是波澜不惊。

4月碧水源创业板上市,才真正是大地惊雷。上市首日,碧水源股价达到156元,高出发行价127%,荣登沪深两市“第一高价股”宝座,成为了两市第15只“百元股”。上市单日公司市值冲至223亿,公司创始人文剑平以53.11亿元的身价成为当年创业板首富。

从此,“上市”成为行业企业中极被关注的话题。昨天你还和我平起平坐,今天你就鱼跃龙门、身价百倍;昨天我们还一样为了项目资金苦恼,今天你就金山银山买买买。试问哪个创业者不想复制碧水源的成功路径?

同年10月,《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出台,在这个文件的刺激下,环境企业“上市热”进一步升级。

上市企业主要为两类,一类为传统水务企业,一类为中小环境企业。尤其是后者,由于碧水源和万邦达被市场热捧,不少技术性水务、环境企业等引入战略投资人,纷纷谋划上市。

2010年,除了污水处理企业碧水源和万邦达,在创业板上市的还有三维丝,这家公司是大气领域的,主营袋式除尘,烟气脱硝,今年1月改名为中创环保。另外主营脱硫净化剂、脱硫催化剂、其他净化剂的三聚环保,也是和碧水源前后脚上的创业板,后来这两家公司也常常被资本市场相提并论。

做袋式除尘的科林环保,以及主营固废和污泥处理的富春环保,是在中小板上市。这一年,上市的队伍中还有两家国企,不过重资产的它们当然都是主板。在市领导的直接指挥下,重庆水务3月上市。成都的兴蓉投资借壳蓝星清洗上市,2015年改名兴蓉环境。

2010年环境产业与资本市场一见钟情,2011年,火热的激情在持续,尤其是创业板,简直是干柴烈火:7家IPO环境企业中,5家是创业板。2011年3月,主营自来水的江南水务主板上市。

同月,主营渗滤液和厨余垃圾的维尔利、主营大气污染防治和环境修复的永清环保、主营环境修复的铁汉生态创业板上市。之后,主营工业废水处理的巴安水务和主营过滤系统的兴源环境也在创业板上市了。另有主营烟气处理的国电清新上市,该公司2015年更名为清新环境。

创业板。

创业板也叫二板市场,设立于2009年,是为了解决暂时无法在主板上市的创业型企业、中小企业、高新技术企业等的融资问题,特别设立的板块。开办目的是为创新型和成长型企业提供金融服务,为自主创新型企业提供融资平台,并为风险投资企业和私募股权投资者建立新的退出机制。与主板和中小板块比,创业板的门槛更加低,财务审批相对宽松,但是证监会很看重创业板企业的成长能力。

中小板。

中小板是区别于沪深主板的一个独立板块,设立于2004年,为了满足多种经济发展的需要。中小板上市条件与主板类似,但对企业体量的要求较小,当然股票发行的规模也更小。

02

激情的余韵持续到2012年,这年7月,老牌膜生产企业津膜科技(天津膜天膜)越过创业板的门槛。这一年也仅有这一家环境企业成功上市。

2012年11月16日至2013年12月,我国资本市场第八次暂停IPO。虽然监管层一直没有明确表态,但事实证明,2013年IPO确实是停摆状态。

暂停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从2009年8月开始,A、B股一路下跌,连续3年成为主要经济体表现最差市场,而深受金融危机影响的欧美国家股市反而率先走出低迷,股指连创新高。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监管层开展了号称史上最严的IPO公司财务大检查,以挤干拟上市公司财务上的“水分”。宏观形势如此,铆足了劲要上市的环境公司所能做的也只有等待。

2014年,IPO重启之后,全年共五家公司成功上市,其中包括一家主营污水处理的康达环保是港股。创业板依然是主要归宿:主营节能环保及清洁能源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天翔环境,主营烟气净化的雪浪环境,主营污水处理的老牌环境企业国祯环保等三家,都是创业板。而主营环境修复、固废处理的高能环境却是在上海主板上市,看来民营、环境科技类企业,也不是不能考虑主板。事实上,自高能环境以后,主板上市的民营环境公司就多了起来。

2015年上市的环境公司有七家,其中云南水务是港股。主营水环境治理的环能科技(现中建环能),主营水处理和土壤修复的博世科,主营水处理剂的清水源都是创业板。主营环卫装备的龙马环卫、主营垃圾焚烧发电的伟明环保、主营自来水的绿城水务则是主板。对了,2015年左右,还有不少觉得近期上市无望的环境公司挂牌新三板。

我国资本市场层次。

成熟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应当能够同时为大、中、小型企业提供融资平台和股份交易服务,在市场规模上,则体现为“金字塔”结构。我国的资本市场从1990年沪、深两市开办至今,已经形成了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三板(含新三板)市场、产权交易市场、股权交易市场等多种股份交易平台,具备了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雏形。三板(含新三板)市场、产权交易市场、股权交易市场是上海、深圳两家证券交易所之外的交易市场,亦即我国的场外交易市场。

03

2016年有点怪怪的,和2013年一样,这一年无一个环境公司上市。但这一年可不是因为IPO暂停。本来这年的12月,博天环境要上市,但因为一些原因耽搁到了2017年2月。

2017年,被看做是环境企业IPO的“大年”,共有9家公司上市,其中主营自来水的滇池水务和兴泸水务是港股。主营污水处理的博天环境、海峡环保、中持股份、联泰环保,以及主营烟气处理的德创环保,主营固废处理的上海环境都是在上海主板上市。

这个“大年”,只有主营污水处理的中环环保是创业板上市。环境公司眼中的创业板,不再是“非你莫属”。毕竟,环境产业在成长、成熟,对资本市场的认识也在深入,环境公司认识到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这一年还有一家鑫广绿环再生资源公司获得上市通行证,却因为危废处理中出了人命,被停止了。大年之后马上又迎来了小年。2018年仅五家环境公司上市,其中三家是港股,包括:主营烟气治理的博奇环保、主营污水处理和固废处理的上海实业环境、银川污水处理公司达力环保。唯有鹏鹞环保端端正正是在创业板上市。主营垃圾焚烧,早前即在港股上市的绿色动力这次在深圳主板上市。

04

2019年,科创板时代来临。但这一年,科创板有点非主流。2019年,共有十家环境公司上市,其中四家是港股:主营污水处理的光大水务、主营垃圾焚烧的维港环保、主营环卫的北控城市资源、主营自来水的台州水务。

主营环保设备的景津环保、主营二次供水产品设备的威派格是在主板上市。主营环境监测仪器的力合科技,主营水处理药剂生产的泰和科技是在创业板上市。只有开篇提到的三达膜,以及主营工业废气处理设备和VOCs废气处理设备的奥福环保是在科创板上市。

但科创板势头已经有了。2020年,主营垃圾渗滤液的万德斯、主营工业水处理的京源环保、主营水深度处理和污废水资源化的金科环境都是科创板上市。主营环卫的侨银环保、主营垃圾焚烧的三峰环境则是主板上市。除了已经成功上市的幸运儿,正在努力或徘徊的还有:金达莱、深水海纳、海天水务、圣元环保、华骐环保、朗坤环境(港股)、佛山水务(港股)、蓝电环保、梅思泰克环境、太和水环境、正和恒基、海湾环境、玉禾田环境、同兴环保科技、海诺尔环保、倍杰特、南京大学环境规划设计研究院(我猜它要成功了,估计叫南大环规?)、思普润、海普润……也许是科创板,也许不是,环境企业对资本市场终究还是心心念念。

科创板。

2019年9月,科创板的设立是我国资本市场一件里程碑式的大事,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注册制先行的试验田。主要集中在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和新材料四个领域,节能环保也是科创板重点支持的六大领域之一。

05

从创业板对环境产业敞开大门,2010年节能环保产业列入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环境行业面临巨大的发展机遇。环境产业与资本市场一开始真是相见恨晚。环境产业是政策导向产业,市场化程度也还可以,但中小企业占多数,产业集中度较低,“缺钱”成为绕不过去的一个坎。2012年左右,接通资本市场的环境企业还是少数,一直差钱的环保产业业界期待资本市场关注。确实也得到了一些关注。

2013年IPO暂停,但这一年环保行业里并购反而风起云涌。数据显示,2011年~2013年,国内环保、污染监测和治理行业完成的公司并购案达到87例,增长明显。尤其一些上市企业,如桑德集团、首创股份、先河环保、中电环保等均积极跑马圈地。2014年,资本市场对环境产业热度不减,虽然有投资人提出“环境产业太复杂了”,但还是有资金涌入,大家都准备指着IPO大发一笔。

2015-2016年,环境产业进入资本时代,场外交易市场新三板的开启给众多的中小环保企业信心。同时,气十条、水十条、PPP投融资等陆续出台的强有力的政策,更让行业呈现出烈火烹油之势。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发生环保并购案例上百起,涉及金额近600亿元。已经上市的环保公司备受资本市场青睐,生态保护与环境治理版块股票价格一路走高。2016年第四季度,行业都在竞猜:碧水源与三聚环保谁将率先达到市值千亿元?2016年以来股价涨势惊人的三聚环保,曾经于9月9日市值达到633亿元,实现了对碧水源的超越,首次成为“中国环保第一股”。

但自9月12日至9月30日,三聚环保从55.46元跌到43.60元,又失去了第一的宝座。由于碧水源自9月20日起“筹划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停牌,市值暂时定格在578.14亿元,而三聚环保进入10月以来重拾涨势,因此市值再次迫近碧水源。

当时还有城投控股、东方园林、重庆水务三家公司市值超过300亿。但现金流的紧张和毛利率的下降是碧水源和三聚环保共同面临的难题,尤其是PPP项目,让公司订单大增的同时,庞大的中标金额对于上市公司的现金流是很大的考验。

这不单单是碧水源和三聚环保的问题。

2017年12月底到2018年1月初,由于外部政策突变,环保类上市公司特别是龙头企业有一波急跌,尤其是PPP项目大户。2018年度,环境产业上市企业资本估值跌幅接近50%。中国商业环境和资本环境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由此引来头部企业纷纷进入国家队,整个市场格局变化:2018年-2019年9月,国资入股上市环保民企事件超过20起。尤其是在当年6月,神雾集团、盛运环保、凯迪生态、东方园林等环保上市民企深陷资本市场危机,引发行业一片唏嘘。

这个时候,行业在思考:与环境产业发展整体火热相反的是,环保上市民企为何在资本市场集体遇冷?站在资本市场角度来看,这传达出行业已经过了狂飙的阶段,市场预期已经有所降低。从环境企业家角度来看,对资本市场的预期一定不能过高,要适应平稳中增长的态势,回归到经营企业的本质。正是: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董事长傅涛认为,这可能不是简单的大跌,而是回归正常估值,传统环境产业是从仙界下凡了,这也将成为一种常态。

跌回凡间后,环境企业对资本市场可能会有一些新的思考。2019年,企业融资要十分理性,“鲤鱼跳龙门”的神话可能就要终结了。傅涛认为,资本收益被弱化,对于行业来讲是利好的,让环境产业终结资本套利的时代,让企业回归业务增长的本质,同时也让企业资本战略回归业务战略的助手。资本战略永远是业务战略的助手。

傅涛认为,虽然强调要双轮驱动,但没有业务战略的1,后面加多少个0都是空的。业务确实是最重要的,从营收角度看,国外大型环保类企业,2017年近4季度,GE group实现营业收入1238亿美元,威立雅营收275亿美元。营收超过100亿美元的还有赛默飞世尔、丹纳赫、苏伊士以及美国固废管理公司;其中,GE group环保业务比例较小,赛默飞世尔、丹纳赫主要是实验室器材仪器业务为主。相比威立雅、苏伊士、美国固废管理等公司业绩而言,中国环保公司目前体量相比相差依旧很大。

当年营收最高的三聚环保(人民币238亿元)只相当于威立雅营业收入的9%。2018年,行业龙头首创股份营收破百亿。同时,环境产业也不得不受制于周期,事实面前,认为环保行业为逆经济周期投资的逻辑已经不攻自破。尾声

2018年至今,虽然国内环保类上市公司已超百家,总市值已逾8000亿元(也有数据称2017年底就已超过1.1万亿元人民币,),但在“去杠杆”背景下,我国环保产业的资金缺口依然巨大,企业对于资金仍是“喊饿”的状态。

任何一个市场都不可能只涨不跌或者说是只跌不涨,融资是资本市场的功能之一,环境产业与资本市场的爱恨还将持续下去。这十年间,我们见证过了“热钱无限”、“资本寒冬”,幸好这个行业还没有到“绝对零度”。“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十年之后,我们还是朋友。”从市盈率来看,大部分环境上市公司的市盈率还是在20以上,今年也已有三家环境公司荣登科创板,说明不光环境产业对资本市场念念不忘,资本市场对环境产业也仍是心存爱意。

世事难料,未来无法预测。但在与资本市场爱恨交错的十年里,环境产业经历过混沌之初的艰辛,经历过鱼目混珠的繁华,热钱冷却了,PPP退潮了,格局打开了。


北极星环保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