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气治理

神雾环保锁定退市 还有多家环保公司处于退市边缘

2020-05-22 08:46:47 红星新闻 作者:袁野 吴丹若

随着环境保护问题越来越受人们的重视,污水处理、垃圾回收、环保产品生产等环保概念股兴起。然而环保概念光环褪色之后,撇去市场风口虚增的泡沫,露出了公司的成色。

今年以来,多家环保行业上市公司或因经营不善,或因遭行政处罚,已处于退市的边缘。

据红星资本局统计,面临退市风险的包括盛运环保、*ST节能、*ST凯迪、天翔环境这四家环保企业,而神雾环保更是提前锁定了年内第四只面值退市股。

神雾环保:

今日再次跌停,提前锁定面值退市

5月21日,已经连续15个交易日破面的神雾环保再次跌停,收报0.48元/股,连续16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以此计算,即便神雾环保连续4个交易日涨停,股价也不可能重回1元以上,提前锁定了面值退市。

按规定,若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每股面值,公司股票自该情形出现的下一交易日起开始停牌,深圳证券交易所自公司股票停牌起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公司股票是否终止上市的决定。

而除了面值退市危机,神雾环保目前还因年报难产,存在暂停及终止上市的风险。

神雾环保此前聘请的北京蓝宇会计师事务所不具备证券服务业务执业条件,公司一直在等待该事务所转制,而能否成功转制具有不确定性。

5月14日,神雾环保公告拟聘请具备证券、期货业务资格的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由于尚未完成聘任审计机构的工作,神雾环保至今仍未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及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

而按照相关规定,若在6月30日前仍无法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神雾环保将自7月1日起被深交所停牌,并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公司股票是否暂停上市的决定。若公司股票被暂停上市后一个月内仍未能披露年报,将可能被终止上市。

2019年业绩快报显示,神雾环保2019年归属于股东净利润为-15.96亿,上年同期为-14.94亿。根据公告,资金紧张、在建项目基本停滞以及因违规担保计提大额预计负债,是公司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

与神雾环保同属神雾集团旗下,并称为“神雾双熊”的兄弟公司,已经因连年亏损、违规担保披星戴帽,简称为*ST节能。

该公司正因资金占用问题遭到监管层的调查。5月7日,*ST节能因6.36亿元资金占用事项未履行审批程序和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被江西证监会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

*ST节能的股价已经在1元附近徘徊了近一个月。5月21日,*ST节能收报0.92元/股。

盛运环保:

连续三年亏损,还有面值退市风险

盛运环保的实控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安徽桐城首富开晓胜。

5月21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股票已连续12个交易日(2020年4月30日—5月20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公司将在此后每个交易日披露一次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性公告,直至情形消除或深交所作出终止上市决定。

而今天,盛运环保的股价继续跌停,5月21日报收0.54元。至此,盛运环保已经连续13个交易日低于1元,处于面值退市的边缘。

除了面值退市,盛运环保已连续3年亏损,退市几成定局。

根据盛运环保4月29日披露的《2019年度主要经营业绩》,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90亿元。此前公司2017、2018年度分别亏损13.18亿元和31.12亿元,三年共计亏损约64亿元。

目前公司申请延期至6月24日披露2019年经审计年度报告,依据规定,如果逾期两个月仍未能披露,股票可能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为保壳,在2019年最后一天,盛运环保披露重大资产重组公告,彭水县茂博矿业集团有限公司拟以不超过18亿元左右的资产,协助盛运环保解决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问题。

在5月19日发布的重组最新进展公告中,盛运环保表示,截至目前,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的交易标的公司重庆茂田矿业有限公司的70%股权已过户至第三方(该第三方为桐城市政府指定的专门为解决关联资金占用的平台公司)及15%的股权正在办理变更。

根据双方协议,如果公司披露年报前顺利达到且完成本次资产重组的资产交割,则关联方占用资金由茂博集团和茂田矿业资产代为清偿18亿元,加上公司通过清欠解保工作追缴的部分资产,能实现关联方资金占用的全部收回。

在此种情况下将增加盛运环保净利润5.27亿元,增加净资产5.27亿元。

不过由于公司对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之外提供的违规担保金额为18.75亿元、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合计21.41亿元、逾期债务余额47.96亿元,上述利润依然难以保证公司净利润和净资产为正。

*ST凯迪、天翔环境:

连续两年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5月13日,*ST凯迪公告称公司时任董事长陈义龙、时任财务总监唐秀丽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市场禁入决定书》。因上述二人存在虚假信息披露等多重违规行为,行为性质恶劣,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证监会决定对陈义龙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唐秀丽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虽然*ST凯迪判断,上述行政处罚决定书所涉事项未触及深交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相关情形。但公司已经连续3年大幅亏损,已处退市边缘,几无保壳可能。

财报显示,公司2017年净利润为-54亿元,2018为-48.1亿元,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且两个年度财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深圳证券交易所决定公司股票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

根据公司于4月29日提交披露的《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ST凯迪预计2019年净利润为-19.21亿元。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条有关规定,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交易。

截至5月8日,*ST凯迪的逾期债务共计186.85亿元,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公司净资产19.14亿元,逾期债务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976.14%,严重资不抵债。

此外,截至5月6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所涉诉讼、仲裁案件合计2232件;共有28个账户被冻结,申请冻结金额78.15亿元,被冻结账户余额为466.74万元。

曾为创业板明星股的天翔环境也同样连续两年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天翔环境5月8日晚间发布股票暂停上市公告,2019年年末天翔环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17亿元,同时,公司2018、2019年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深交所已于2020年5月8日向公司送达了公司股票自5月13日起暂停上市的决定。

天翔环境于2014年1月上市,曾因豪掷80亿元海外并购名噪一时,实控人邓亲华曾在参加德国BWT全球年会时,意气风发地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自2018年以来,天翔环境深陷债务困境,到期债务无力偿还、面临大量诉讼。且公司的主要资产、账户被查封冻结,失去融资能力,主营业务环保项目被动终止。财报显示,2018年末,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高达96.66%;2019年负债率高达140.57%,资不抵债。

值得一提的是,证监会日前公布的因严厉打击财务造假而被立案调查的22家公司中,就有天翔环境。

天翔环境股价在2015年时一度高达72.10元,如今在停牌前的4月29日,其股价仅为1.49元,停牌前最新市值仅为6.51亿元。

北极星环保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