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处理

碳中和目标下 1200亿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市场或将开启新一轮增长

2021-03-30 13:10:38 辰于公司 作者:邢梦琳 简依敏等

自2017年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以来,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得以重视,迎来了政策支持和技术升级,至今已达成重大成就,近日提出的“30·60”碳中和目标,更是将该行业推向了新的高潮。加快推进畜禽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利用,是加速乡村生态文明建设、实现碳中和目标的重要举措之一,也对改善6亿多农村居民的生产生活环境有重大意义。

本文探讨了中国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现状及未来趋势,以期为相关企业的未来发展,尤其是企业高管的决策与管理提供启迪:

▪ “十四五”将保持5.6%的复合增长到2025年实现1640亿元

▪ 中小型养殖场及养殖散户将成为发展重点

▪ 第三方企业重要性升级

▪直接还田利用成为重点方向,力求打通最后一公里

行业发展现状

近年来,为响应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我国农业农村部及生态环境部陆续推出相关政策,明确将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作为乡村生态振兴建设的重要内容:2016年初,农业农村部会同有关部门提出重点推进大型畜禽养殖场废弃物资源化;同年6月,农业农村部等六部委发布《关于加快推进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试点的方案》,试点县养殖场配套畜禽废弃物处理设施建设明显加速;2021年初,生态环境部发布《关于统筹和加强应对气候变化与生态环境保护相关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通过加强畜禽废弃物污染治理和综合利用等措施,推动实现减污降碳协同效应。

截至2020年底,我国已累计安排中央资金296亿元(约占农业补贴的1/6),支持723个项目县整县推进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全国13.3万家大型畜禽养殖场已全部配套畜禽废弃物处理设施设备,配套率超过95%,基本解决了大型畜禽养殖场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问题。

据了解,规模以上养殖场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主流技术可分为三类:种养结合、清洁回用与达标排放(如图1),其中种养结合应用范围最广,普适性最强,包括沼气发电、有机肥施放与直接还田三种利用方式,沼气发电一般在大型养殖场应用,中型养殖场则应用有机肥施放与直接还田方式较多。需要注意的是,这三类方式均存在亟待解决的问题,例如沼气发电成本较高,有机肥使用比例低,直接还田需满足政府对于土地及排放浓度的要求。

1.jpg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中小型养殖场与养殖散户产生的畜禽废弃物明显缺乏专业处理。由于设施不足、老化失修,其处理畜禽废弃物的方式一般为堆沤腐熟后作为农家肥直接施放至自家农田中,难以满足政府对于卫生学指标、臭气浓度标准与农田灌溉水质标准等规定与要求(见图2)。

2.jpg

未来五年的新变化

“十四五”将保持5.6%的复合增长到2025年实现1640亿元

往前看,虽然难度更大但动力不减: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对畜禽产品的消费需求不断上升,快速发展的畜牧业保证了畜禽产品供应,同时也让畜禽废弃物与日俱增。据农业农村部相关数据显示,中国畜禽废弃物年当前产量约为41.21亿吨,其中畜禽直接排泄量19.7亿吨,养殖过程污水排放产量21.51亿吨,形成了巨大的治理需求。

考虑到我国畜禽废弃物综合利用率已达75%,且大型畜禽养殖场已基本完成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工作,辰于预计这一市场的未来增速将相较“十三五”有所放缓。假设2025年畜禽废弃物综合利用率达到80%以上,2030年达到85%以上,我们预计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市场规模在2025年、2030年将分别达到1640亿元、2064亿元,期间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5.6%、4.8%(如图3)。尽管增速一般,但规模不小,同时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作为乡村生态振兴、污水资源化利用与碳中和碳达峰的工作重点,不容忽视。

3.jpg

中小型养殖场及养殖散户将成为发展重点

实现以上提到的目标(到2025年畜禽废弃物综合利用率达到80%),我们估算中小型养殖场与养殖散户的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需从当前的58%提升至67%(如图4,假设中国畜禽养殖场比例与中国畜牧协会统计生猪出栏比例相同[1]),中小型养殖场与养殖散户将成为未来发展重点。

4.jpg

针对这些中小型养殖场及养殖散户,未来的主要发展方式有两种:一是对养殖散户相对集中的村,集中规划至符合养殖的场地建成养殖小区,并建设配套粪污设施;二是政府筹建散养密集村屯粪污收集设施与区域畜禽粪污处理中心,协议收储小型养殖场与养殖散户不能自行消纳的养殖废弃物制作有机肥。

第三方企业重要性升级

第三方企业主要通过直接参与政府招标项目或与养殖企业合作两种方式入局这一市场。政府招标项目大多为政府付费,如入库PPP则为“使用者付费+可行性缺口补助(如有)”的方式;与养殖企业合作的商业逻辑则在于收购废弃物后资源化处理,形成生物天然气、有机肥等,进行销售后获得收入(如图5)。

5.jpg

在“政府支持、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的方针下,第三方企业正积极参与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市场,并有望在“十四五”发挥更大的作用。农业农村部与生态环境部2020年7月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明确畜禽粪污还田利用要求强化养殖污染监管的通知》中,明确粪污贮存设施总容积不得低于当地农林作物生产用肥的最大间隔时间内产生粪污的总量,配套土地面积不得小于《畜禽粪污土地承载力测算技术指南》要求的最小面积,对于配套土地面积不足的,应委托第三方代为实现粪污资源化,或进行污水深度处理后达标排放。显而易见的是,中小型养殖场及养殖散户“小而散”,很难在养殖场户内部安装配套畜禽废弃物处理设施,往往通过统一收集、贮存、运输,才能实现较低成本的资源化利用,第三方企业则顺应了这种需求。

此外,多地政府在其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屡次提及,将大力推广第三方企业参与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市场,采取城乡统筹、整区打包、建运一体等方式,支持第三方市场化主体承运养殖场畜禽废弃物无害化处理设施,收集、贮存、运输中小型养殖场及养殖散户和无法就地就近利用的畜禽废弃物,构建畜禽废弃物资源化综合利用市场运营体系。

直接还田利用成为重点方向,力求打通最后一公里

大型养殖场畜禽废弃物产生分布相对集中,而种植业耕地分布则呈现“小而散”的特点,致使种养主体分离,“种地的不养猪,养猪的不种地”,种养分离的现象,一方面使就近就地还田利用仍处于种养主体的自主联合、凭经验施肥、粗放还田的状态,粪肥施用技术、装备及专业化服务组织等支撑滞后;另一方面,造成污水贮存设施不足、养殖场周边配套种植面积不够、配套建设粪水输送管网太远、购置粪水运输车辆难以到达山区种植地等问题,畜禽粪肥还田利用的“最后一公里”仍未完全打通。

反观发达国家发展畜禽养殖业,绝大多数采取既养畜又种田的模式,畜禽粪便有充足的土地可以利用、进行消化,例如美国明确规定超过一定规模的畜禽养殖场建场必须报批,获得环境许可,同时美国大部分大型农场为农牧结合型,养殖场的动物粪便可以通过输送管道或直接干燥固化成有机肥归还农田。

根据2020年农业农村部对全国人大建议的答复,下一步,农业农村部将以促进畜禽废弃物就近就地科学还田利用为主攻方向,提升畜禽废弃物还田和管理的精准化水平,加快构建农牧循环种养结合发展新格局。我们有理由相信,探索耕地地力保护补贴与畜禽废弃物还田的衔接机制,以及构建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长效机制的方式方法,将成为未来政策及技术的重点方向。

备注

[1] 根据中国畜牧业协会的统计,出栏生猪中59%来自年出栏量在500头以下的养殖散户,31%来自于年出栏量在500-10000头的中小型养殖企业,约10%来自于年出栏量在10000头以上的规模化养殖企业。

结语:

乡村振兴进入新征程,碳达峰、碳中和宏伟目标达成承诺更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作为乡村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重要举措,也正迎来拐点机遇。面对这块千亿级“大蛋糕”,相关企业方应抓住机遇,直面挑战,趁着政策升级的强劲东风积极布局,重点关注中小型养殖场及养殖散户,打通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最后一公里,从而打造新的业务增长点。


北极星环保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