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废处理

75天疫情产生26万吨医疗垃圾 去哪了?谁赚了?

2020-04-10 09:36:43 放大灯 作者:大绵羊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来看一则旧闻——

海外气象网站Windy的天气预报数据显示,2月9日,武汉地区二氧化硫浓度达到1500微克/立方米,最高浓度甚至超过1700微克/立方米,是《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中规定浓度的十倍。不少媒体根据推测,武汉空气中的二氧化硫来源于遗体火化,引来官方辟谣:

“所谓的‘污染区’内恰好分布了武汉市部分国控或省控空气监测站点。经对比核实,我们空气监测各站点该时段前后的SO2浓度仅在4~8微克/立方米之间波动,两者浓度差距达到200倍之多。”[1]

1.jpg

Windy显示2月15日武汉地区二氧化硫浓度 | Windy

Windy采用的信息源来自NASA。而NASA也出面澄清:该推算数据模型并不能反映实时数据,而且没有证据证明火化骨灰会增加空气中的二氧化硫含量,二氧化硫通常与烧煤联系在一起,而不是烧遗体[2]。

没错,确切地说,一座城市90%的二氧化硫都来自燃煤的废气[3]。不过在疫情期间,二氧化硫可能还有另外一部分来源——焚烧医疗废弃物。

医疗废物怎么就变成二氧化硫了?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首先要弄明白什么是医疗废物。

2_副本.jpg

北京各地随处可见的口罩专用医废垃圾桶,图丨放大灯团队

WHO指出,医疗废物就是医疗活动产生的具有传染性、毒性或放射性的有害物质[4]。国家生态环境部制定颁布的《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把医废分为感染性废物、病理性废物、损伤性废物、药物性废物和化学性废物五类[5],每一类都有具体的规定,以统一各医院的处理口径,保证医疗废物都能妥善处理。

若在平时,医废处理机构只要把病人的产生的垃圾、体液、排泄物搞定即可。新冠疫情爆发后,除了医护人员用过的口罩、一次性手套、防护服等防护用品,病人接触过的生活垃圾、床褥甚至呕吐物都被归为医疗废物[6]。

3_副本.jpg

其中,部分一次性手套、止血带等经过硫化的乳胶或橡胶制品在焚烧处理时,硫元素就会以二氧化硫的形式排放到空气中。

不过,医废里的含硫废物也并不是很多?但顶不住总量太大——

疫情发生前,武汉的医废生产量约为每天40吨,而武汉仅有“汉氏环保”一家医疗废物处理公司,日处理能力就达到50吨;疫情发生后,武汉作为疫情中心,最高峰时每天有240多吨医疗废物;在得到全国公司的支援后,截至2020年3月14日湖北省的医废处理能力从疫情前的180吨/天提高到了667.4吨/天,武汉市从50吨/天提高到了265.6吨/天[7]。其中,仅火神山医院就配备了3台焚烧炉和32台移动式医废处置设备,处置能力可达49吨/天,占武汉整体的近五分之一[8]。

一座城市当日收集、当日处理200多吨新产生的医疗废物,压力可谓不小。

处置手段不少,还是焚烧简单粗暴

疫情发生后,武汉医废处置能力能短时间提高5倍,全得益于各地支持。公开信息显示,疫情发生后有10家第三方的环保企业承接了湖北省的医疗废物处理业务,其中有7家在服务武汉。

4.jpg

支援武汉医废处理的公司,以焚烧处理为主。制表丨放大灯综合整理

从2003年SARS爆发至今17年间,医废处理行业的关注点从正规化到效率化,再到无害化,处置方式有了更多选择。

根据生态环境部发布的医疗废物集中处理的工程技术规范,国内应用的医废处置技术主要有焚烧、微波消毒、化学消毒、高温蒸汽、高压臭氧以及等离子体等集中处置技术。

5.jpg

医疗废物的处理流程。制图丨放大灯团队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也不少医废处理新技术见诸报端。

如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与生态环境部对外合作与交流中心合作,推出移动式高温蒸汽医疗废物应急处理设备[9];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研制的航天移动式医疗废物处置方舱,用高温蒸煮工艺对疫情医疗废物、突发性灾害产生的医疗废物、日常医疗废物进行应急处置[10] 。

方法虽多,但各有局限:

焚烧法不适合具有放射性、毒性、爆炸性的废物;微波消毒、化学消毒和高温蒸汽法,不适合处理药物和化学废物;等离子体和高压臭氧法,更适合医疗产生的废水废气。数据显示,全国近半的医废都通过焚烧处理。而本次疫情期间,各家也都用了最传统最主流的方式——焚烧,来处理湖北地区的医废[11]。

焚烧法的第一个优点是速度快。3月28日当天,全国收集的医疗废物达到3590.9吨,想实现“日产日清”还是焚烧最稳妥[12]。

另一个优点是最终产物体积小。高温蒸汽处置和微波消毒处置的最终产物如果不另外进行焚烧处理,就只能压缩后填埋,而焚烧法的产生的只有烟气和残渣,非常适合大量、集中处理医疗废物。

虽然都是焚烧法,但是不同的公司为了更赚钱,在处置工艺上也有区别。

前文提到的垃圾气化裂解工艺,是通过优化流程以提高利润。

比如湖南薪火传环保公司。根据《经济日报》的报道,该公司主打的垃圾气化裂解处置工艺,把垃圾焚烧分成气化和裂解两个步骤:有毒垃圾先经过气化处理,生成混合燃气再焚烧裂解[13] 。这样处理的步骤少、废气少,成本更低。

又如“水泥窑协同处置技术”,干脆把医废当燃料。

如前表提及的华新水泥公司。不少医疗废物都是可燃物,投入水泥窑里刚好充当燃料。用水泥窑处理医疗废物,除了回收垃圾和节省燃料,华新水泥还能从医院身上薅一笔服务费,一石三鸟。

6.jpg

水泥窑协同处置技术。制图丨放大灯团队

连水泥厂也来抢生意,看来医废处理还是有些“油水”。

2018年的中国医疗废物市场规模有76.9亿元,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预测,这一数据在2023年将达到107.37亿元,同时医疗废弃物产量达到249.56万吨。[14]

但医废处理公司能在上百亿的市场赚到钱吗?还真不一定。

百亿医废市场,赚不到钱还往里搭

以非典为界,中国医疗废物处理市场分为两个时代。

非典爆发前,全国每年产生的医疗废物不过65万吨[15]。当时只有广州、南京、杭州等几座城市设有医废处理中心,像国内绝大多数医疗机构(包括北京和上海两城的医院),都只能自建焚烧炉处理;非典后,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发布《全国危险废物和医疗垃圾处置设施建设规划》,投资68.9亿元建设300项医疗垃圾处置设施。

根据生态环境部发布的《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数据,截至2018年,全国共颁发407份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远超300项的规划。

扶持政策跟上了,社会资本自然闻风而动。

截至2018年年底,中国已有383家独立运行、专门处置医疗废物的公司[16]。目前,医疗废物处理概念股已经有20只,过半数公司的市值都超过了50亿元。

其中,运营规模较大的概念股公司如润邦股份、启迪环境和东江环保三家公司,处置能力分别为2.7万吨/年、1.17万吨/年、1.76万吨/年[17], 规模并不大。作为对比,没有上市的武汉汉氏环保,处理规模已达1.8万吨/年[18]。

医废处理虽然也是门技术活,但对于环保公司来说,想要盈利,就不能把营收的重心集中放于医废业务。尤其是行业龙头股,他们会更多地关注生活垃圾处理、环境服务或环保技术。

财报数据漂亮的公司都是这么做的,比如首创股份和启迪环境。

两家公司的盈利能力都在同一水平,首创股份市值173亿元,近6年平均净利润6.12亿元,最少不低于5亿元[19];启迪环境市值114亿元,近6年平均净利润7.33亿元,最高时一年净赚12.51亿[20]。

一年动辄六七个亿的利润是从哪里赚的?或许跟医废没有太大关系。

启迪环境2018年的财报显示,利润率最高的业务是环保设备安装及技术咨询(毛利率40.37%),还有再生资源处理业务(毛利率29.53%)。而固废处置业务不仅在2018年的营收占比中只占3.32%,毛利率也只有13.4%[21]。

首创环境在全国16个省市有共计47个项目,其中只有4个项目为危险废弃物项目,其中有1个还是运输项目。在34亿元的垃圾处理营收面前,这3个危废处置项目实在是不值一提[22]。

7.jpg

启迪环境医疗废物无害化处理操作 | 图片来源:启迪环境官网

医废处理“油少水深”,好项目有限。名企一番挑肥拣瘦后,也只剩下“鸡肋”了。

赚钱的公司千篇一律,不赚钱的原因五花八门

根据环保部每天通报数据,新冠疫情期间,我国每天产生的医废量稳定在3500吨/天,按1月23日武汉封城至今,全国在两个多月里至少产生了26万吨以上的医疗废物。

今年2月24日,也是疫情最紧张的时刻,国家卫健委、环保部、发改委等十部委联合下发文件,要求到2020年底,全国每个地级市至少建成1个规范的医疗废物集中处置设施;2022年6月底前,这个标准还会扩大到每个县级市[23]。

这意味着,此番新冠疫情后,我国对医废处理产业的投入只增不减。医废处理确实也还有政策与市场红利。但赚钱之前,得先解决这些问题——

首先,中国每年可供处理的医疗废物太少了。

医废处理是典型的狼多肉少行业。2020年新冠疫情造成的医废产物激增,是特殊现象,通常情况下,全国医废总量增长缓慢,像2018年,全国200个大中城市产生了81.7万吨医疗废物[24],比起非典前只增长了16.7吨。

在医疗资源没有大幅增长、没有大规模疫情的状况下,医废处理是个存量市场:每年产生的医疗废物只有这么多,这块“蛋糕”远不足以填饱二十家上市公司的胃口,更别说还有对这点“油水”也虎视眈眈的中小企业和水泥公司。

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

其次,偏低的医废处置的收费标准,大大压缩了利润空间。

我国的医废处理行业均按重量收费。各地的收费标准基本上都在2000元/吨~3000元/吨之间,比如原北京市物价局在2003年7月发布的《医疗废物处置收费标准(含高安屯医疗废物处理厂医疗废物处理价格)》规定,医废处置收费试行标准为:不得高于3000元/吨[25]。

这一试就是17年,收费标准一分都没涨过。

你可能会反驳,焚烧一吨生活垃圾也就百余元,焚烧一吨医疗垃圾3000元明明已经很高了。

这话看似有道理。但处理医疗废物要比处理生活垃圾危险得多,谁也不能保证处理环节会不会出现纰漏,或者被扎到的针头上残留的是艾滋病毒还是乙肝病毒。

另外,我国生活垃圾产量太高,2018年我国生活垃圾清运量在2.26亿吨左右,是同年医疗废物产量的280多倍。随着处理量的增加,生活垃圾的处理成本还会逐渐下降,边际成本低到医疗废物望尘莫及。

医废处置成本高,收益小,很多时候,医废处理都要靠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感。想要在合规处理的前提下保证盈利,实在过于艰难,如果有医院动了歪心思,把医疗废物当作生活垃圾或另觅途径处理,医废处理市场就会陷入恶性循环。

不幸的是,这种情况真实存在。

“薄利”滋生“黑产”

前文提及,2018年全国200个大中城市产生81.7万吨医疗废物,但这只是环保部正规渠道的统计数据,更多医废产物都流向非正规渠道。

也就是说,相当一部分医废处理工作,都藏在冰山之下。接下来,我们通过简单的算术题来证明——

根据中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的数据,2018年,全国公立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的诊疗人次分别为35.8亿人次和44.1亿人次;而两者的入院人数分别为2亿人和4300万人,全国医院平均住院日9.3天[26]。

国际经验一般认为,医疗废物的产生量一般为住院部0.8kg/(床·日)、门诊部0.05kg/(人·次)。若以此为标准,那2018年全国公立医院应产生:

门诊部:35.8亿人×0.05kg/人=179,000,000kg=17.9万吨住院部:2亿人×0.8kg/(床·日)×9.3日=1,488,000,000kg=148.8万吨全国公立医院医疗废物共计:17.9+148.8=166.7万吨同理,全国基层医疗机构则产生:

门诊部:44.1亿人×0.05kg/人=220,500,000kg=22.1万吨住院部:4300万人×0.8kg/(床·日)×9.3日=319,920,000kg=32.0万吨全国基层医疗机构医疗废物共计:21.1+32.0=53.1万吨

理论上,2018年全国应产生:166.7+53.1=219.8万吨医疗废物。

虽然官方统计口径是“2018年全国200个大中城市产生的医疗废物”,但实际上,全国实际有4个直辖市和283个地级市,而且所谓81.7万吨的数据,也远低于全国公立医院产生的166.7万吨,就更别说基础设施条件相对较差的乡镇了。

2003年国家颁布的《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第十四条规定[27]:

“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转让、买卖医疗废物。禁止在运送过程中丢弃医疗废物;禁止在非贮存地点倾倒、堆放医疗废物或者将医疗废物混入其他废物和生活垃圾。”

虽然法条昭昭如日,但医废处置还是滋生了“黑产”,医疗废物破碎回收、废水倾倒屡见不鲜。

2019年央视3·15晚会曝光了医疗垃圾的处理乱象:每吨医废破碎料卖给加工厂能有千元的利润,加工厂再将注射器等医疗废物制成塑料颗粒原料高价出售。医废处置公司赚不到钱的废物,在铤而走险的从业者手里成了一本万利的“生意”[28]。

当然,医废处置行业也在不断变革、创造营收,推动行业正向发展。目前整个医废处理行业都在优化工艺、优化营收上寻找出路,要么像薪火传环保那样减少成本,要么参考更多的上市公司“押宝”泛环境服务。

8.jpg

一个典型的环保公司业务分类,制图丨放大灯团队

医废处理工艺再怎么优化,也不过是应一时之急。通用前董事长杰克·韦尔奇曾提示我们:如果你想让车再快十公里,只需加一加油门;如果让车速提高一倍,就要换轨道了。不把黑产的解决掉,医废处理公司的努力永远只是加一加油门而已。

References:

[1] 生态环境部:中国环境监测总站有关负责人就武汉市近期环境空气质量相关问题答记者问 /s/ZoOw0T3n1SikeEHKY3w2IA

[7] 北京头条:生态环境部:武汉市医疗废物产生量最高峰达到240多吨 https://app.bjtitle.com/8816/newshow.php?newsid=5568193

[8] 焦点访谈:武汉医废暴增 如何处置 http://tv.cctv.com/2020/03/30/VIDEQ2IypW16FQVwD3uluhJp200330.shtml

[9] 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态环境部:国际合作项目支持的移动式医疗废物处理设备在武汉投入使用 .cn/news/20200302/1049551.shtml

[12] 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态环境部:生态环境部通报全国医疗废物、医疗废水处置和环境监测情况

/trends/detail/506/180511-7728397f.html

[15]华西证券:起底重灾区湖北医废处置现状,疫情后医废行业必将快速补齐短板 /pdf.html

[16] 华商情报网:2020年新冠疫情下中国医废处理行市场现状分析,行业再遇发展新契机 /story/515396

[17] 中国新闻网:解振华:非典暴露中国处理医疗垃圾基础设施滞后 /n/2003-06-05/26/311036.html

[18] 新京报网:武汉第一医院背后的武汉医废“日产日清”升级战 .cn/news/2020/03/27/709788.html

[19] 北京首创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 http://notice.10jqka.com.cn/api/pdf/3f80b0fd60ef9776.pdf

[20] 启迪桑德环境资源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度报告 http://notice.10jqka.com.cn/api/pdf/28f3c7b2d4016e1e.pdf

[21] 首创环境控股有限公司官网 /2019/03/15/VIDEl7JQqlP64RE2sOcuWzDb190315.shtml

北极星环保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