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废处理

800多家医疗机构、10多个观察点!医疗废物收运 战“疫”另一场硬仗

2020-02-14 17:52:45 遵义发布

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每天戴着口罩,克服物资紧缺和心理压力,用雨衣替代防护服,不辞辛苦,冒着风险,清晨而出,深夜才回,及时收运处置,全市800多家医疗机构的医疗废物和10多个观察点的垃圾,把守“战疫”的最后一道防线,2月12日记者走进这样一群普通却不平凡的人

贵州瑞康危险废物处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瑞康公司”)副总经理赵应棋告诉记者,2月6日,于他而言,是人生中最难忘的日子。

这天,面对这场来势汹汹的疫情,公司一名同事辞职了,其他职工的情绪一度濒临崩溃。

这天,公司根据疫情需要,要增加一台专车、两名专人,负责城区定点医院的医疗废物收运工作,大家集体“沉默”了。

“大家的‘表现’,我都能理解,毕竟我们也是凡人。”赵应棋说,病毒这么凶,谁不怕?但工作总得有人干。

赵应棋向记者坦言,一方面,各地不断攀升的确诊病例,让大家对当前疫情形势有了更清楚的认识。另一方面,他们,是可能与病毒要“亲密接触”的人,然而防护服、护目镜等物资十分有限,不少收运人员,除了一个口罩,就是一套雨衣。

其实,早在1月21日,瑞康公司就启动紧急预案。此后,公司想尽一切办法,通过各种渠道,进行医用物资采购,但受疫情和春节影响,收效甚微。

1月23日,赵应棋在清理公司储备物资时发现:一次性医用口罩1000余个、医用N95口罩900余个、防护服36套、护目镜24副。按正常情况使用,够一个星期的量。

如何使用这点有限的“家底”?公司作出一个艰难的决定:防护服、护目镜给负责收运城区定点医院和部分县(市、区)人民医院、大型观察点的专人使用。其他人员,用雨衣替代防护服。

“我知道大家有点心慌。但预防医疗废物二次污染,要有专业的设备,需要专业的知识,我们就是专业的。我们不上,谁上?大家都说想保护我们的家人,但如果没有保护好这座城市,又怎么保护的家人。作为国企员工,我们是否有责任,在国家危难之时,挺身而出?”赵应棋一番推心置腹的话,安抚了不少员工的情绪。大家纷纷表示,疫情当前不退出,会按原计划做好自己份内的事。

虽然大家的情绪稳住了,但第三台定点收运专车启用在即,专人却还没定下来。

在生死与职责面前,这是个两难的抉择。就在这时,党员何恩明、周于勇挺身而出说:“我们是党员,我们上。”

这一句话,令赵应棋动容,也让他心疼。

自2月7日以来,每天早上8点,何恩明和周于勇在做好自身消毒工作后,穿戴好口罩、防护服、护目镜、手套后,走上自己的车,开启一天的工作。

由于医疗物资紧缺,收运量又增加,何恩明和周于勇每天除了负责城区定点医院医疗废物的收运外,还要出一次车,负责收运城区其他部分医院及观察点的医疗废物。通常两车下来,需要6到8个小时。由于防护服不透气,等完成工作脱下防护服,里面的工作服早已湿透。

“和一线医护人员相比,我们已经很好了。如今在公司的积极协调下,我们直接住在公司里,吃住都有保障。”何恩明说,他们受过专业的训练,平时都注意自身防护,所以面对疫情,知道该怎么做,心里有底!

“之前,由我们负责收运的全市医疗机构有800多家。现在由于疫情,新增了10多个观察点,加上疫情期间道路交通实行管控甚至封闭,给我们收运工作增加了难度。”赵应棋告诉记者。

但根据公司规定,疫情期间产生的医疗废物必须日产日清。

虽提前制定好车辆调度应急预案,排好班次,定好什么时候什么车子跑什么线路,但还是难保不出“意外”。

2月1日上午8:04,吴玉强、秦启海的车辆从公司出发。此行,他们的目的地是桐梓县。

尽管在现有条件下,已合理地安排好行驶路线,可遇上高速公路部分限制通行、部分乡镇道路封闭,新路线又不熟等原因,次日凌晨3:25,两个人才回到公司。

当时,车上未准备干粮,商店也关门,加上收运时间拉长,近20个小时的时间,吴玉强、秦启海,只能以水充饥。

从那过后,在吴玉强、秦启海的车上,方便面成了“标配”。

“在收运过程中,遇到有的乡镇卫生院和观察点,不按照规范收集交运医疗废物,这让我们很为难。” 秦启海说,按照规定,对传染性废物,产废单位应做好院内预处理包装,并在包装袋上注有明显标识,避免不必要人员直接接触医疗废物,防止二次感染。

“有时,我们在现场解释,他们还不理解。如果大家都图省事,都不按照规定进行预处理包装,不仅耽搁时间,一天下来,路线怕是都跑不完,还提高了二次污染的风险。” 秦启海说,特殊时期,希望大家相互理解,各自做好自己份内的事。

赵应棋告诉记者,目前,尽管疫情形势严峻,储备室内的医疗物资也越来越少。但公司各项工作,仍有条不紊地进行:公司全部15辆负责收运医疗废物的运输专车,每天从早上8:00出发,穿梭在遵义大街小巷、乡间小路,及时对医疗废物进行收运处置,守住了“战疫”最后一道防线。

“其实,说到辛苦,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重要是精神上的。这是一项高风险、易被感染的工作,尤其是防护物资不能保障的情况下,压力很大。”赵应棋说,不过,当看到这座城市因我们的坚守,能少一份危险,所有的付出,都值得了。”赵应棋笑着说。


北极星环保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