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废处理

补贴退坡 垃圾焚烧电厂的断头台还是新纪元

2021-10-13 09:00:36 万点研究

一个人一天会扔掉多少垃圾?

平均1公斤左右。轻重不超过几瓶矿泉水,大小不超过几个垃圾袋。

那么全中国的城市每年会有多少垃圾被送往垃圾场呢?

2019年,3.1亿吨。重量相当于5700艘辽宁号航母,大小能塞满20个西湖。

这些垃圾要怎么处理?

全世界也就只有三种方式:1、卫生填埋(挖个坑埋了);2、垃圾焚烧(一把火烧了);3、生物处理(堆肥)。

1.jpeg

垃圾处理方式优劣比较

作为一个十四亿人口的国家,统计总量时总是会得到一个大得惊人的数据。体量如此惊人的生活垃圾在2011年时大概有8成会被送往垃圾填埋场进行填埋处理,但填埋场会满,城市周围的地也不够用,垃圾围城的现象便出现了。

2.jpeg

北京周边垃圾场分布情况

如果垃圾渗滤液(臭味的来源)不慎泄露,会造成土壤、地下水二次污染,进而影响周边居民健康,这样看来,显然不符合与环保相关的高层指示精神。

堆肥是把垃圾中的有机成分分离出来,加入添加剂进行发酵,并最终加工成肥料,属于资源化利用程度较高的方式。不过,堆肥只适用于有机物含量较高的垃圾,存在处理时间长、处理容量小以及垃圾减容量小等缺点,无法作为主流处理方式。

相比之下,焚烧是综合效果更好的方式:占地面积小、焚烧垃圾仅需要1-2小时,垃圾体积能减少90%,只要是正规操作的垃圾焚烧厂,焚烧温度超过800℃便可全面分解垃圾焚烧过程中产生的有害物质(随意焚烧垃圾会产生致癌物质二恶英,但二恶英会在高温下分解),同时还能发电上网、供热。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垃圾资源化利用,背后到底蕴含怎样的“大生意”?垃圾焚烧诞生了哪些上市公司标的?这个赛道投资逻辑是什么?

01垃圾焚烧发电的迅猛发展

------市场规律告诉我们亏钱的事情没人做。

焚烧垃圾很大程度减少了人类被垃圾包围的恐慌。可投资高这唯一的问题就成了行业发展绕不过去的点。

垃圾焚烧电厂的营收由当地政府支付的垃圾处理费+电网支付的上网电费共同组成,2011年时全国平均垃圾处理费在70元/吨,平均上网标杆电费0.42元/度。一座每天能处理1000吨垃圾的垃圾焚烧电厂在11年的造价高达3-5亿元不等。按照当时的收费标准,运营一座电厂的回本周期毫无疑问将超过十年。

市场规律告诉我们亏钱的事情没人做。

为了能够让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不亏钱,国家在2012年给出了一份丰厚的补贴——焚烧厂每处理一吨垃圾,无论实际发电上网多少,都至少按照280度电计算,每度电按照0.65元价格收购。换句话说,垃圾焚烧电厂每处理一吨垃圾除了垃圾处理费外电费收入最少能有182元,比平均垃圾处理费高了两倍还多。

在“十二五”规划初期,随着政策的全面推广圾焚烧被人所熟知。2012年4月10日出台的《关于完善垃圾焚烧发电价格政策的通知》通过“280kwh、0.65元/kwh”的补贴标准更是将垃圾焚烧业务推上了风口。

利润丰厚又符合政策导向,我国城市与县城垃圾焚烧处理规模从2011年的2801.83万吨迅速提升到2019年的13491.70万吨。政策东风下,整个“十二五”期间与垃圾焚烧相关的上市公司的业绩和股价都有着亮眼表现。

虽然在过去十年的快速发展中垃圾焚烧行业也出现了种种乱象,比如二噁英污染导致的社会舆论压力、流化床与炉排炉技术路线切换带来的行业阵痛等等,但在垃圾焚烧发电补贴政策的保驾护航之下行业总体表现依然欣欣向荣。

02补贴退坡

————所有人都知道发电补贴是垃圾焚烧电厂的重要利润来源

如果急刹车,那些最初依靠补贴而获得喘息机会的公司将会如何?

2019年随着新能源汽车、风电光伏补贴退坡,市场第一次开始担心垃圾发电补贴能否持续。于是,行业内投资增速与垃圾焚烧新增处理量增速开始下降,垃圾发电股票也迎来了一波延续半年的超额下跌。

2020年9月,《关于<关于促进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有关事项的补充通知》下发,将生物质发电项目享受补贴的上限作出了明确限制,即“十五年或82500全生命周期合理利用小时数”。

也就是说,一旦达到补贴退坡标准,相关项目的净利率将至少腰斩。业内公司对既有项目和新增项目的长期预期收益纷纷向下调整。

此次下跌过程中行业内上市公司普遍跌幅超过20%,其中兴蓉环境因为垃圾发电仅占其营收的5.2%从而受影响较小,而上海环境则依靠上海地区每吨超过200元的垃圾处理费降低了发电补贴退坡的影响。

03迎来转机

-------在市场开始形成一致看法的时候,出人意料的事情往往就会发生

业内上市公司突然集体性上涨,其背后的逻辑是什么?从历史分析经验来看,这个时候的着眼点不能再局限于补贴退坡,应从更深层次的行业变化来解释出现的转机。

垃圾围城,垃圾焚烧需求量上升

普通人可能很难想象自己所在的城市其实是被垃圾群所包围。我国600座城市周围已堆放或填埋各类垃圾80亿吨,有2/3的城市被垃圾群包围。

“垃圾围城”让垃圾填埋场难以新增,同时现存垃圾填埋场还不断迎来封场,目前已有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推出垃圾焚烧处理中长期规划,提出原声生活垃圾零填埋要求。根据现有数据测算,2020年平均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占无害化处理比例计划达到56%,这一数据相较2019年的45%上升了14个百分点。

垃圾填埋难以新增、存量快速下降、再加垃圾产生量不断新增,使垃圾焚烧需求增速快速上升。垃圾焚烧替代需求也不断扩大。

垃圾焚烧企业经营状况好转

一座垃圾焚烧电厂从规划到建成一般需要一年左右,2020年下半年正是国内疫情缓解、垃圾焚烧项目大规模启动的时候。2020年业内龙头垃圾焚烧企业的在建产能平均占到已投产产能的50%以上,垃圾发电项目初始投资较大并且建设周期长的特性导致企业普遍面临现金流压力大的问题。

4.jpeg

以瀚蓝环境为例,公司在2020年已经投产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处理规模总计17250吨/日,在建及待建产能14350吨/日,在建产能/投产产能为83%。到了2021年6月,公司已投产项目处理规模22950吨/日,在建及待建产能仅剩6300吨/日,根据在建和待建项目的估算,瀚蓝环境到2022年上半年将新增投产产能4050万吨/日,按照业务规划,2021年后公司的产能将进入平稳期。也就说,在当前政策环境不变下,瀚蓝环境2021年全年的营收和净利润会迎来至少20%的增长幅度。

扩展到整个行业,今年四季度到明年上半年,大部分企业在建项目陆续完工,同时为了应对补贴退坡的影响,企业们纷纷选择不再新增项目,提高在运营项目的能力,为此现金流、财务费用和营收都会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改善。

每吨垃圾发的电变多了

垃圾吨发电量取决于垃圾热值和焚烧技术,近几年如火如荼开展的垃圾分类业务将热值较高的干垃圾与热值较低的厨余垃圾分开,直接提升了相关地区垃圾焚烧厂所获得垃圾的热值。据上海环境旗下的上海市老港固废基地负责人介绍,实施分类政策后,每吨垃圾燃烧热值由1700大卡提升35%至2300大卡,发电量由 480 度提升 15%至 550 度。

焚烧技术方面,由于龙头企业在炉排炉渗透率、中温次高压技术等方面更占优势,焚烧技术对垃圾吨发电量的提升则主要体现在行业龙头企业身上,像是光大环境的吨上网电量就从2011年的226Kw/h提升至2020年的320Kw/h、伟明环保吨上网电量则由2011年的239Kw/h提升至2020年的291Kw/h。

垃圾焚烧发电企业营收来源增加

碳排放交易与绿证交易并不是什么新事物了,但都因配套政策不完善导致了一系列严重问题——碳排放权与绿证用处有限、买家稀缺、价格低迷,对垃圾发电企业难以形成营收上的有效帮助。

但2021年“碳中和”概念为各省市政府与耗能企业带来了新能源发电配额与碳排放量配的的严峻指标,随之而来的便是各地交易试点的建立与供需关系的互换。按行业均值计算,CCER交易价格达到80元/吨时便可增厚行业售电收入的7.7%,进一步抵消补贴退坡所带来的影响。

04结语

-------新纪元

出于对垃圾焚烧的迫切需求,不管垃圾焚烧发电企业的技术如何、区位优势如何,十年来的垃圾焚烧发电上网电价补贴政策无差别的对所有垃圾发电企业给予保护。这种政策保护的初心是希望企业能够苦修内功,不断提升内在技术与抗风险能力。

无论是“门外汉”通过并购在垃圾焚烧领域迅速占领一席之地,还是业内企业借助并购寻求规模化效应,可以看到垃圾焚烧行业并购十分精彩。2011年,水务龙头首创股份通过收购新环保能源,将业务触角延伸至固废处理领域;2013 年,瀚蓝环境收购创冠环保(中国)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垃圾规划处理能力一年内提升四倍。

事实上,现阶段我国垃圾处理的行业集中度和国外发达国家仍有明显的差距。比如,美国的垃圾焚烧市场便被万卡塔占据了超过70%的市场份额。可以说,补贴退坡对垃圾焚烧发电行业来说正是进入行业集中度提升的新纪元。

不可否认的是,那些过分依赖补贴、不思进取的企业必然会在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中掉队、乃至消失。


北极星环保网官方微信

相关推荐

加载中...